城市6-史特拉斯堡

史特拉斯堡

 日期:四月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旅行計畫:第7個城市

天氣:晴朗溫暖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心情指數:平靜

我醒來時,麥斯已經在打包行李了。 煦煦的晨光從窗簾透了進來,增添了些春意。

丹尼又來信了,這次的信裡還夾帶著些照片,全是地中海明媚風光的照片,還有艘巨大的郵輪 , 船身在海上閃閃發光。 他寫道:

「 嗨 , 漂亮女孩 , 你現在在哪個城市 , 會提前回來嗎 ? 我決定買下這個度假行程。 我有一整年沒度假了,快悶瘋了。 你願意陪伴我嗎? 儘快讓我知道,無論如何,我已經付了訂金。 」

我查了一下附件上的簡介,出發日期在五月中。 我吃驚地看著這些照片,半响說不出話來。丹尼也未免太瘋狂了吧!

我沒回信,直接將 ipad 收進行李箱裡,跟麥斯一同退房。到了車站後,果真,丹尼的那句話「更吃驚的還在後頭」靈驗了。由於我持的是歐洲火車票通行證,在馬斯垂克這種小站無法劃位,必須要去大城市。地圖上,最近的城市是比利時列日。

麥斯兩手一攤,說: 「 你可以自己到列日去劃位嗎?我得趕到史特拉斯堡,我在那裡等你。」他說完便將他的手機和下榻的旅館資料留給我。

待我風塵僕僕地從列日排長隊劃位、候車,搭火車來到史特拉斯堡時,夕陽餘暉已經照遍車站外的 Maire Kuss 大道了。

這一路來 為了省錢,我沒有買張當地電話卡,問題現在出現了。拖著累贅的行李到麥當勞想要連線上網,跟麥斯聯繫。 可真巧,網路當機。

環顧速 食店,一位亞洲人恰好坐在我附近。我走向前去求助。他是位泰國人,叫做肯。肯義不容辭地幫我打給麥斯,只是電話那頭嘟嘟不停地響。如今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直接到旅館了 。傍晚,肯和他的中國夫妻朋友一起開車送我到旅館。

在車上,肯說:「這些年,法國面臨到經濟衰退,產生了許多的社會問題,像是搶劫,在巴黎,聽說有人一天在中國城,阿拉伯區,和黑人區一共連遭搶劫三次。 你一個人旅行,一定要特別小心。 」他特別提醒我。

肯將我送到旅館門前,陪我跟櫃檯確定麥斯入住在此後,我們便道再見了。

這間旅館價格實惠,環境又相當整潔乾淨,就是位在郊區不甚方便。 我走了一段路才發現一間還在營業的餐館。 晚上,我坐在一樓的客廳等麥斯回來。

他終於回來了 , 一進門就興奮地說:「 我正擔心你會找不到這裡。 我的手機昨晚沒充足電,今天一下子就沒電了。」

「我猜對了,幸好你給我這家旅館電話。」

「本來要早點回來,被那些音樂家邀請吃飯。明天他們才正式排練,我會再過去一趟,拍些照片。」

「 是在音樂廳表演嗎?」

「 不,他們幾個都是來自各地不同的音樂家,恰好有機會一起合作切磋。他們在市區的美術館租了場地,在那排演。有空你可以過去看看。」

夜裡,麥斯坐在客廳。他總是無時不刻在工作,一次又一次倒帶研究影片,或是構思明天的拍攝計畫。在某些角度看起來,麥斯有些神似 X,他們都擁有高挺的鼻子、寬闊的額頭,和菱角分明的下巴。 X也喜歡攝影,他說过他研究攝影是為了有朝一日成了古希臘羅馬學者,便要獨立完成古跡記錄攝影的工作。

其實麥斯若是個年輕夥子,我肯定會喜歡他上的。 即便他現在六十多歲,愛情也可能會發生在我倆之間。不過,這畢竟只是個念頭。

打開電腦網頁,我查看史特拉斯堡的資料,網站上這樣描述著:

阿薩爾斯的首府,與德國隔著萊茵河相望。「太陽王」路易十四奪取此地,將史特拉斯堡併入法國。普法戰爭,法國敗役,史特拉斯堡落入德意志帝國,成為阿薩爾斯-洛林省。

一戰結束後,史特拉斯堡短暫回歸法國,在二戰初期又被納粹德國佔領,直至二戰結束,才又再回到法國懷抱。

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史特拉斯堡充滿了德法文化的濃濃風情!此外,它同布魯塞爾一樣,是歐洲聯盟許多重要機構的駐地,包括歐洲議會和理事會。

撇開這些政治因素,這座被伊爾河環繞包圍的古城,在 1988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,肯定有些值得参观的古迹。15

隔日,我沿著 Maire Kuss 大道,跨越一墩石橋,來到古城區。走沒多久,在參差的高筋木造古樓房堆起的天際線,冒出一棟巨大高聳的怪異建築物,仿若海市蜃樓。

這是令人歎為觀止的史特拉斯堡天主教堂 !一個西方人嘴裡喊著:「Oh,my God! 」 ,就再也說不出任何話語了 。也怪不得這人的反應,甚至連大文豪也要辭窮了,歌德形容這座教堂是「莊嚴高聳,廣袤的上帝之樹」,而雨果的評價是「真正令人讚嘆的便是那高聳的尖塔」。

16寧靜莊嚴 的內部,縷縷光線從兩旁的鑲嵌玻璃照射在灰黃色的牆面和地上。我輕撫一磚一柱,想在這永恆的時刻中留下些足跡。不經意抬頭時,一位聖哲蠟像站在高臺上,雙手捂住胸口,對著鑲嵌玻璃外的天空祈禱。

這蠟像喚起我另一段回憶。那年我剛到澳洲學習,就在耶誕節過後,宿舍裡,幾個鄰居邀請我參加下午茶。舞會裡邀請我跳舞的X也出席那次的聚餐。

我們坐在一張鋪著白布的長桌上,X坐在遙遠的一端,他不時地用狐疑地眼神看著我,仿佛我早已和他熟識。 他那樣大膽地帶著輕佻的眼神,怪不得坐他身旁的荷蘭朋友露齒而笑,不時地用手肘觸碰他。

我的鄰居 , 一個化學博士班怪人離座去廁所時,那個空檔,X便一個箭步坐到我身旁。

那是我們第一次正式交談。

「 嗨,我想跟你說件事。 」

「 請說。 」

「 你長得很像我老媽,沒她漂亮,不過比她有氣質。 」

他的唐突無禮倒是引發我的好奇心。 「她真的很漂亮嗎? 」我問到。

「 喏,我有張她的照片,應該在皮夾裡。 」X從皮夾裡拿出一張保存甚好的黑白照片.

「 那麼,她也喜歡畢卡索嗎? 」

「 不,她不懂藝術。 她沒有機會念很多書。 她的爸爸是個吝嗇的澳洲人,不想花錢給女兒念書,所以她很年輕時便到英國去工作賺錢,供其它兄弟姐妹念書。 」

「 不過她看起來倒真是很漂亮,而且有些憂鬱,像費雯麗。」

「 是嗎?你也是這樣覺得嗎?我一直希望她快樂一些,多為她自己而活。」X說這句話時,不經意地將手心捂住心口,仿佛心臟隨時要崩裂碎掉似的。

我們的交談被如廁回來的麥克所打斷,麥克堅持 X 得回到他自己的座位去。

「 這家伙任何漂亮女人都不放過。」我聽見麥克在那低聲喃喃自語。

我並不再回想起 X, 至少當我在喜歡上吉爾之後, X 的影像便逐漸模糊,雖然與 X 的那段記憶像件老舊的衣物被收藏入百衲箱裡,至少那傷痛已被另一種愉悅的感覺所取代。

走出大教堂,朝南往下走,麥斯所說的那棟大樓 — 史特拉斯堡當代美術館,位在本島的新城區上,得穿越過 「 小法蘭西 」 的舊城區。

我跟美術館的工作人員說明我的來意後,他們指引我到地下樓層的工作室。 工作室並不難找,細昂的管弦樂聲從門縫裡飄揚出來。

我輕輕地推開門,樂曲剛好嘎然而止 , 裡面有五六位演奏家,這幾位金髮棕髮的表演者裡,有一位黑髮細緻的東方女子特別引起我的注意。

他們接頭交耳地說了些話 , 翻了翻樂譜後 , 又坐定位 , 再度演奏了起來。 音樂響起的霎那,我的心也隨之蕩漾了起來,那曲子正是小提琴家帕爾瑪在電影《女人香》里拉奏的探戈舞曲Por una Cabeza。

音樂一開始以快板節奏啟幕,輕快的步伐將氣氛推至頂峰,峰迴路轉,淒美的獨奏接著展開,將一段不堪紀念的回憶排山倒海湧現出來。 我看見那年的耶誕節舞會,在南半球的澳洲,宿舍交誼廳的巨大電視螢幕正放映著《女人香》。

X穿著輕便的T恤和牛仔褲,朝角落走來。 我就站在那,邊吃著馬鈴薯培根沙拉,邊和周圍幾位亞洲友人閒聊。 X漲紅著臉,像個做錯事被斥責的孩子,朝我的方向走來。 他先是自我介紹,含糊不清的倫敦腔,我只聽懂法律系學生之類的。

當劇情演到埃爾帕西諾邀請女主角跳舞時,電視的喇叭響徹雲霄,眾人放肆喧鬧,X硬是要牽著我的手,半推半就地跳起舞來。 其實現場也不僅有我們翩翩起舞,只不過X是唯一的英國人,所以我們也就格外引人注目了。

X一手緊握著我,一手擱在我的腰上,我的頭恰好頂住他的下巴。 我相信他並不會跳舞,他是那樣地笨拙,步伐錯亂,好幾次甚至踩到我的腳。

「 你瞧,朱利安和羅伯那些傢伙正在注視我們,這就夠了,這就夠了。 」他笑得那樣開心,以至於我更加害羞,完全不敢抬起頭注視四周的人群,只能貼在他的肩膀上,像只馬戲班裡表演雜戲的猴子跟他沒有目標地四處轉圈移動著。

也許是X的行徑招來了亞洲圈的非議,音樂停止後,我一位朋友走向我們,禮貌地邀請X來一場撞球比賽。 交誼廳裡有張撞球桌,向來是許多學生逗留的地方。

X點了點頭,我下意識卻想阻止他,「 千萬別去,大衛是宿舍裡的高杆。」

萬萬沒想到這個羞澀的大男孩竟然迎接挑戰。 撞球桌圍滿了來自東西方國家的學生,各自為他們的族群加油打氣。對這種賽事,我並不熱衷,索性繼續看著電影,直到歡呼聲再度響起。我望去,人群中只見X笑得合不攏嘴,拿著杆子,頻頻向我招我。

事後,他告訴我,在那由六棟樓房合併的學生宿舍,他們這些酒足飯飽的男學生发起了個活動,從每棟樓中選個女神,替代原本的英文字母。 他們甚至誇言打賭,誰要是膽敢邀請這些女神在聖誕舞會上跳舞,這人肯定是公認的一哥。

音樂在空間裡傳遞,把滄桑留給了時間,把孤獨留給了無盡的黑。 電影終有曲終人散的時刻,一些往事如今隔了時間上距離,一些人的面孔成了影子。时間和影子在記憶裡起舞。

皮亞左拉瞭解人的宿命,當男女舞者激情地跳著節奏明快的探戈,在欲拒還迎的轉圈中,是男人與女人無法逃離的宿命。

我躡著手腳地推開門離去,皮亞左拉的探戈舞曲始終繚繞在我的耳際,即便我走到了小法蘭西區裡,那音樂依然在那哼響著。 這是個法國人的城市,吉爾的身影卻不屬於這個城市。 這個優雅的古城,探戈舞曲和X充滿壓抑又熱情的身影充滿每個角落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