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奏

變奏

在那之前,巴黎是美好的,猶如一首首香頌吟唱著纏綿悱惻的愛情。

就在第五天的清早,樹林裡霧氣瀰漫。我和吉爾起了個大早。他即將啟程到非洲工作,我則計畫北上荷蘭拜訪朋友。他忙著打包行李,我整理著衣物,準備塞進兩個行李箱裡。

「你的行李真多。 」才一大早,吉爾那種陰陽怪氣的個性又展露出來。

「不,我只帶一個行李箱離開。 」我說。

吉爾不解地看著我,說:「那另一個呢?」

「另一個留在你的車上。」

「你為什麼昨天不說?我不知道我的車上是否還有空間。 」他停下手中的工作,嚴肅地看著我。

「我想還是放在你的車子上最安全了。 」我露出調皮的笑容說著。

「為什麼不留在旅館?」

「因為這樣,等你一回來,我們就能直接去旅行了,不用再回來這裡。」

他走到窗户旁,打開窗子,冰冷的風隨著霧從樹林裡鑽了進來。他轉回頭,接著說:「你打算在這停留多久?我不知道等我從非洲回來後,能否跟你去旅行?」

「你的計畫改變了?」我的笑容消失,眼睛睜得跟彈丸般大,注視著他。

「不要那樣看我,工作的事情夠我煩惱的了。電影投资的損失,我要為公司負責。」

「你如果希望我提早離開?你為甚麼不早一點告訴我,我就不會來巴黎了。」

「我想念你,我很開心你來看我。但是你為什麼總是給我壓力。」

「如果你指的是我們在澳洲的時候,那麼你得問問你自己為什麼會是如此。 」我被他陰晴不定的性格激怒了起來。

「難道你沒有錯嗎?你總是喜歡指使人。」

「如果你覺得我礙著你,你就該早點告訴我。我不知道我是哪一點指使你了?」

「我以前的日本女友從來不會這樣子。 」吉爾邊說,邊將行李推出門外。

「吉爾,我真不想再聽到關於你日本女友的事。如果你要我留下來,我可以自己照顧我自己。 」我想將這話題就此打住。我並不想在早晨跟他爭執。

我把行李推到門外。電梯緩緩移動,發出低沉的轟隆聲,接著,叮地一聲,門開啟了。

「如果你總是堅持你要的,我們很難繼續走下去。 」吉爾一手按住鈕,壓低嗓音說。

「你這句話是甚麼意思?你到底在想什麼?」

「我真的得走了,把行李留下,不然你就得自己想辦法。 」吉爾聲音急促。

「你在威脅我! 」我對他怒吼。

「你自己想清楚吧!」

吉爾把鑰匙從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來,遞給了我。那霎那間,諸多的往事襲上心頭。與吉爾無關的往事,是過去一段令人刻苦銘心的記憶。

我拿回鑰匙,將行李推進門裡,砰地聲響尾隨在我腦後。我盯著闔上的門,腦子卻是一片空白。也許他該在門外沉思,就一根煙的時刻,他會進來跟我道歉,一切又煙消雲散了。我回想起曾經發生過的事。然而,抽一包煙的時刻也過去了,那門始終未開啟。

Skype上,兩行字跳了出來:

好好照顧你自己,我不能確定是否有能力照顧你。

那一夜大概是巴黎最寒冷的夜晚。我的心情跌宕至谷底,只得取消到荷蘭的行程。我想我也染上了巴黎人的憂鬱。

夜裡,我泡了杯咖啡,蜷曲在床上,翻閱著旅遊插畫家薇薇安.綏夫特的書《法式浪遊》。書上一段話說進我心坎裡。

「多數人能夠理解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:人生有風雨,但多數人不會讓一時的不如意毀掉整段愛情。旅行者則屬例外,因為他們總是無法遇見危機,遭遇棘手情況時,就完全變個樣。」

我和吉爾的身上都留著漂泊的血液,如今他投資失利,人生下一步該何去何從。一夕間戀情告吹。真恨不得立即打包坐上飛機,回到臺北。然而,我找不到立刻离开的理由。我決定浪跡天涯去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