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曲 1999年

序曲

1999年

那一段日子,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過來的。許多夜半,我醒過來發現自己的臉頰上掛著淚痕。我開始細數他離開人間的日子,一個星期、一個月、一年過去,到了一年半時,我終於鼓起勇氣,向朋友詢問他父母的電話,打了通電話給他的媽媽。

「阿姨,您好,我是M的學妹,你不認識我。我和M一起去爬過山。」我回憶起在山裏,我便有種直覺,這位學長即將從人間蒸發,去遠行。

電話筒裡傳來M的媽媽的聲音,平靜溫柔,使我想起M學長出殯時,我看見她的印象。「我記得M曾經提到過你。他拿照片給我看時,還一直誇你很可愛,說你已經有男朋友了。」

電話那頭停頓了一下,接著M的媽媽歎息地說:「真是可惜!」

「學長真是個好人,我會永遠懷念他的。」我說。

「我們從來沒有一天不懷念他,他的房間依舊如昔,他的相機,他的吉他依舊在那。」

怕M的媽媽難過,我趕緊跟她要了靈骨塔的位置,結束了那通電話。

我知道M的媽媽的感覺,我也從來沒有一天忘卻過他,雖然跟他的相處短暫,卻有似曾相識,相恨見晚的感覺。

於是,我來到塔裡看他。我觸碰了他安息的鐵櫃,一霎那間,我的血脈沸騰,心怦然地跳。M學長將要遠行,他究竟要去哪里?當時在山裏,這種對他的直覺困擾了我。如今他神遊太空了,到另一個更廣大的世界裡,在那裏沒有盡頭,也沒有起點。

當時,我陷在一段令人窒息的愛情中,我沒有勇氣改變,我把全部的精力寄託在工作室裡,和泥土打交道。在那種不可能有甚麼豔遇的地方,我終究還是遇到了一位神祕又迷人的英格蘭男人X。

X隻身來到澳洲念書。我們就像兩個孤獨的靈魂,在異國單調孤獨的日子裡相互取暖。在這一段膠著的情感世界中,一絲訊息似乎從那冰涼鐵櫃中不斷釋放出來,告訴我離開。「走吧,女孩!」那股聲音說。

於是我離開了,到了異鄉工作,認識了一個法國人吉爾。我似乎無法在我認識的人中找出比吉爾更令人感到有趣的了。吉爾是個電腦工程師企業家,賣掉公司後,他開始經營起電影版權事業;他經營部落格談論生意經,而同時他也能跟人侃侃而論哲學。

在夏季時,我們到澳洲旅行,在冬季要結束時,我們相約在巴黎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