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生活盡在眼前

这几个月来太过忙碌,二月时带着我的美国同事去四川彝族自治区一趟,才恍然穷人,少数民族,黑户的问题在大陆犹如被黑布覆盖住,使得许多的中国人干脆眼不见,耳不闻,自己过自己的太平盛世。唉,实在不愿意多做批评,不过,这个民族英国人大概看得最透彻,所以J·G·巴拉德才会写下“太阳帝国”这本经典名著。

绕回原题,为了爬上那海拔2000公尺以上的山,足足令我吃尽了苦头。我的旧伤骨盆上骶喀关节韧带复发,撑了一个半月后回到台北接受治疗。即便如此,这趟旅行还是值得的,我们的外国人慈善团引起了腾讯媒体的关注,他们主动联系我们,希望能到当地区探访。

总之,为了养伤,这几个月来闲暇之余,我尝试自学水彩画。过去,只用淡彩在风景画上略施胭脂,要用传统水彩技法画上一副能看得过眼的水彩画,真是件不容易的事。辛苦的努力还是有点代价,终于卖出生平第一张画。

Featured post

“巫师少女”小说发表

005KLGgWjw1f742lp3xcoj30lt0qogpr

12月开始在大陆一个小说平台发表小说,中间由于身体因素,停笔了半年,七月份又开始执笔发表,并且初步为自己的小说画插画,日子过得忙碌充实。

所有的艺术形式中,我最崇拜的便是导演和小说家。这两种人需要的技巧是同整能力,需要具备想象力,空间能力和逻辑。

有兴趣阅读的朋友,可以上逐浪网。

http://www.zhulang.com/345471/

出生在新加坡的中学生李马琳在无意间收到件百年前寄给她的包裹,里面有张卡片写着咒语。一次意外受伤的马琳发现一本“魔典“,她释放了其中三个巫婆。巫婆告诉她关于他的生母的下落就藏在那张卡片里。马琳点燃了能量石,和他的澳洲朋友回到了百年前的新加坡,殊不知她的前世今生的命运正席卷而来。
数千年前,阴间鹰族的巫师的长女阿沙玛已许配给鹰族王子安吉,冥间蛇王急于获得巫师家族的心脏,释放能量石。连夜被鹰族国王送到阳间投胎的巫师家族,包括阿沙玛,从此和安吉,以及她的爱人黑侑天人永隔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The Sixth Extiction" (第六次灭绝)

七月在美国,跟一群海洋生物专家团队出任务。朋友也在这团队里。全美专门研究贝类专家不超过500位,他们专门研究和拯救濒临绝迹的贝类。那个星期,他们在这条美丽的溪流里寻找某种在世界上已经濒临绝迹的蛤蜊。一个星期,他们只寻获11个母蛤蜊。世界上每年有多少物种就这样消失了。
物种消失这问题究竟有多严重,对我们人类又带来什么样的讯息,这问题只有在一线工作的科学家自己最清楚。或者2014年出版的新书“The Sixth Extiction" (第六次灭绝)可以给我们些讯息。 网页链接

电脑绘图习作

昨天学校的吉他情圣跟我说,“老师,没看过你这么勤劳的老师耶!“

这年头,当老师真是不容易,花时间备课和学习新技能,看看我周遭的朋友就知道那种生活了。考试周,无法逼学生练习画画,自己的电脑功夫倒是进步不少,自己都很惊讶。

gal26 gal27gal24-2

 

美术教学

gal21八月开学时,美术社团人数暴增。光是初三和初四的人数就达到了35个人,这两个年级也不过才一百人左右,还不包括初一和初二的学生。这甚至击败了我的美国同事开设的吉他社团。不过,这么多学生也叫我头疼,幸亏多了个同事一起帮忙,我灵机一动,干脆将美术社团再一分为二,将平时一些喜好画漫画的学生再召集出来,组成一个插画社团。

大陆的教育体制,大约还停留在二,三十时年前的台湾模式,一切以高考(联考)为优先,学生整天就是大小考烤不停。这小群国际班的学生可谓天之骄子,可惜的是西方国家再怎样良好的体制,到了我们华人手中就是会变成填鸭式教育,这大概跟基因有关了。

总之,八月时既然开了这么个社团,自己也就得赶鸭子上架,恶补一番了。接下来,这个园地,我将会陆续地分享自己和学生的创作,以及教学内容。

gal18 gal12 gal13 gal19 gal1gal18gal10gal12

城市8-第戎

第戎

日期:四月上旬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旅行計畫:第9個城市

天氣:陰天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心情指數:波濤洶湧

吉爾看起來糟透了,簡直像誤入沙漠中存活回來的阿拉伯人,滿臉胡楂,形容憔悴。若他還具有阿拉伯人的勇猛精神也就罷了。事實是他像是個從戰場上潰敗下來的士兵,脆弱、不堪一擊,僅剩的自尊像座高牆保護著他。

我站在車站外,遠遠地看見他略顯削瘦頹廢的身軀朝我走來。 繼續閱讀 “城市8-第戎"

Newcastle

渴望像一隻鳥,「唰」地一聲,飛向的天空。蔚藍的天空,像平靜的海,是心靈停泊的港口。有一位日本朋友,酷愛潛水,總說他自己是海豚的後裔。那麼我是否該像鳥兒學習,試著揮舞我的雙臂,向天空擁抱。 繼續閱讀 “Newcastle"

堆叠

城市裡行人熙熙攘攘,車子穿梭在高樓簇擁的夾縫裡,無數的心靈禁錮在火材盒般的樓層裡,一層堆疊著一層。咫尺外,陣陣的火車鳴聲催促著旅人,地圖朝無限的可能延伸去。 繼續閱讀 “堆叠"

天堂的鸽子

暮鐘敲響了十二下,所有的鴿子都返回了天堂只有一隻貪玩的鴿子,仍在天空翱翔著牠朝下飛翔,直到累了,便停歇在一條電線纜上。

昏黃的城市裡,到處閃耀著黃色、红色和各種缤纷五彩顏色的燈光,這使得小鴿子著迷地繼續往下飛。因為天堂是那樣地純淨的世界,只有白和藍。 繼續閱讀 “天堂的鸽子"

在WordPress.com寫網誌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